扛着一架重近七十公斤的迫击炮外带四枚四公斤

 这下,刘浪也无语了,只能鼓足声音喊道:“让弟兄们都藏好了,继续引爆。”
 
    是的,在整个路通沟,每隔六百米,就有一个引爆点。而刘大柱麾下的士兵们都被要求距离爆炸点最少距离300米,再加上近100米的高度,应该是没什么危险。
 
    那也只是应该,事实上,当五个引爆点一一引爆之后,最后还是有四名士兵被巨大的冲击波震伤。
 
    不过,那也是长城团此役在整个路通沟之战中唯一受伤的四个士兵了。
 
    距离如此之远的长城团士兵都遭受了如此的打击,那对于位于沟底的伪军们来说,那无疑更是灭顶之灾。
 
    五个引爆点足足1000发炮弹被引爆是个什么样子?已经很少有伪军能回忆并描述了。
 
    因为他们百分之九十九都直接葬身在那次并没有计算好爆炸量足足提高了一倍的人为的大爆炸中了。
 
    如果说先前的第一次爆炸因为目的只是想堵住他们逃跑的路,埋的较深,最终只是用大量的山石的滚落来宣泄爆炸巨大的能量,那么后面的四个埋的较浅的炸点除了将大量山石以溅射的方式来证明200颗炮弹同时被引爆可怕的能量之外,巨大的冲击波沿着沟底肆意横扫才是真正最要人命的。
 
    无数个伪军士兵被飞溅的山石击打得血肉横飞的同时,横向涌来的巨大冲击波再将他们单薄的身躯抛飞,甚至有独立团士兵亲眼看到一个伪军士兵被冲击波冲到足足三四十米的高度,然后,再诡异的四分五裂,就如同过年时燃放的冲天炮一般。
 
    整个山谷都在巨大的爆炸能量的宣泄中在摇晃,几乎所有埋伏在山岭上的士兵们都死死的埋下头,在恐怖的人工“灾难”面前,再精锐的士兵也得认怂。
 
    直到巨大的“轰隆隆”的声音逐渐停歇,被震的七荤八素的士兵这才用力抖落身上落下的厚厚一层尘土,抬头朝山下看去。
 
    却什么都看不到,全是漫天的灰尘,直到过了足足一刻钟,灰尘逐渐散去。
 
    山下原本的山沟几乎已经不存在了,四处都是落石,以及。。。。。遍地倒伏着的土黄色尸体,而且,安静的近乎诡异,竟然连哭嚎声都没有。
 
    “拿出棉花,准备战斗。”班排长们纷纷鼓起声音大喊,同时朝山下架起了枪。
 
    忘记耳朵里还塞棉花了,士兵们这才恍然大悟。
 
    可拿下棉花,依旧没有什么哭嚎声,也没有三八式大盖特有的枪声响起。
 
    是的,在这样恐怖的大爆炸中,几乎没有伤的,要么生,要么死,没有其他可能。
 
    能活着的,只能是距离大爆炸最远的那批人,而且,还要身手够敏捷,运气也足够好。
 
    要不然说李寿山奸猾,他选择的位置,的确最安全。
 
    尤其是他运气也不错,最先的大爆炸直接把他晃下了高头大马在地上摔了个大马趴,直接从一米多高的马背上摔下来差点儿摔闭过气固然很痛苦,但相对于没来得及趴下躲避冲击波的那帮人,李寿山绝对应该感谢老天爷。
 
    因为,接下来的几次大爆炸积攒起来冲过来的冲击波甚至将他那头近千公斤的东洋马都卷出去十几米远,硕大的马头被一颗巨石撞得稀烂直接毙命。
 
    能有这样运气的自然没有多少人,但身手敏捷的却有不少。
 
    牛二就不用说了,早就有所准备的牛二在山上传来异响之时,就身子一缩躲到了他骑着的那匹大叫驴的腹下。
 
    那个黑人却是在爆炸将起的那一刻就猛地一扑将美国小妞连带着西装小翻译给扑倒在地,连续翻滚躲到了山沟的最侧方,同时都努力的缩起了身子。
 
    狗日的这身手硬是要得,看得最先躲好牛二都有些咋舌。
 
    当爆炸声再起,冲击波袭来之时,牛二看着惊慌失措的大叫驴伸着脖子狂叫,终究是心一软,手一伸搂着大叫驴的脖子猛力一掀,硬生生地将大叫驴掀倒在地,一人一驴就这样在巨大冲击波中滚开。
 
    缩在一边眯着眼扫视着周围的黑大汉眼中精光一闪。
 
    哪怕是位于队列最后,最后活下来的人,也不会超过二十个。
 
    被漫天的灰尘染成泥人的李寿山看着眼前被他呼喊了半天才召集过来的十来个泥巴士兵欲哭无泪。
 
    奉天独立旅,从此以后,就可以改称奉天独立班了。
 
    而且,这个班,恐怕也马上不存在了。
 
    李寿山才不会相信,埋下这么多炸药招待他李寿山的人,不会再埋伏点儿人等他。
 
    不过,曾经时空中在东北三省肆虐近十四年,在日寇投降之后依旧逃过国共两党近五年的搜索,最终在共和国建国之后一年才落入法网被正法的大汉奸那会如此认命?
 
    根本没有思索,李寿山眼中凶光一闪,拔出腰里的南部手枪,四下搜索起来。
 
 
    八名官佐就死在敌人的炮袭中,负责大本营外围警戒的日军当然发狂了。
 
    照明弹的光芒中,那个可恶的家伙溜得像一只受了惊的野猪,更是让一个步兵中队在自己的中队长的命令下就冲出了阵地,追着刘浪的背影就追击了过去。
 
    照明弹不要钱的朝刘浪可能藏匿和逃跑的路线上射击,漆黑的夜空和复杂的山林环境并不能成为刘浪溜之大吉的保护。
 
    单兵素养极为出色的日军总能找到刘浪逃窜的蛛丝马迹,撵着刘浪的屁股跑了足足有十来里。
 
    饶是刘浪体力变态,扛着一架重近七十公斤的迫击炮外带四枚四公斤重的炮弹还有一杆十斤重的狙击枪,高达160多斤负荷也让狂奔十几里地的刘浪浑身大汗淋漓。
 
    所以,刘浪不跑了。
 
    将炮往旁边一扔,在山林中找了个掩体就蹲下了。
 
    没错,那是一个由数块大石头组成的掩体,如果日军眼神足够好,还能看到那个纯石材掩体的旁边还挖有散兵坑和一道虽然不深但亦有一米深的的临时战壕,就凭这个战壕,拥有着狙击枪和一门迫击炮的刘浪,就能抵挡那个步兵中队近二十分钟的进攻。
 
    整个下午,刘浪在日军阵地外五百米的石头缝里躲着养精蓄锐,陈运发和莫小猫两人可没闲着,在这个位于山道正面的小山坡的左中右三个位置,挖掘了三个野战掩体。
 
    除非日军还随军带着步兵炮,否则,光凭他们的轻机枪和掷弹筒,那还真不能就所向披靡。
 
    很显然,步兵中队没有带步兵炮的资格,就算是有,他们也没刘浪那么变态,一个人扛着七十公斤重的炮在山路上飞奔。
 
    莫小猫作为压制型狙击手,在山坡的最中间,但却是最上的位置,居高临下更好杀人呗。
 
    扛着mg42机枪和整整一个子弹箱近3000发子弹以及二十枚手雷如同移动军火库一般的陈运发在最左侧,这样,他的枪口可以覆盖正条山路,包括想往山上躲的人。
 
    那刘浪只能在右边了,他没有陈运发那么牛逼,一分钟就可以喷洒出一千二百发子弹,但,他有门炮,4发迫击炮弹,能让一个步兵中队小鬼子手里的那六具掷弹筒变成渣。
 
    很快,追踪技术很牛叉,战斗意志也很顽强的日军步兵中队就赶到了。
 
    手持着手电筒的日军比习惯于拿着火把作战的国军是牛叉多了,能提供照明的同时还能最大限度的将自己掩藏在黑暗中免得被敌人打冷枪。
 
    但不光他们有照明弹,刘浪也有。
 
    “嘭”的一声闷响。
 
    天空亮如白昼,冉冉落下的照明弹的光芒中,一百多名日寇表情都有些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