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浪这价格其实开的还算中肯王世和稍稍思考一

这是干什么?谁打照明弹?这准头也太差了点儿吧!
 
    还是带队的日军中队长反应快,“八嘎,有埋伏,准备战斗。”
 
    日军这才犹如梦醒,纷纷匍匐倒地,山道狭窄没地方的匍匐的,就奋力向山道旁山坡上的灌木丛里钻,哪怕脸被尖刺树枝挂得满脸是血也毫不迟疑。
 
    这有点儿像刘浪先前教育特种兵们,在战场上,只要能躲避危险保存性命,别说是个泥坑,就是个粪坑,你也得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跳进去。
 
    日军,在这方面做得很完美,很nice。
 
    然并卵,这并没什么鸟用。
 
    刘浪只用一发迫击炮,就毁灭了他们企图爬在地上就能躲避危险的美梦。
 
    因为处于兴奋中的追击状态,日军的队形稍显密集,每隔两米就有一名日军趴伏着,他们的脸,几乎都快挨着同袍的皮靴了。
 
    这对于一颗爆炸后的碎片可以覆盖十米方圆的榴弹来说,简直不要太爽。
 
    “轰”的一声,五名日军无助的挥舞着双手飞向了空中,然后再落下,沉重的身躯甚至把没挨到炮的同僚都快活活砸晕几个。
 
    “八嘎,他在那里,射击。”因为掩体的缘故,日军步兵中队长虽然没看到炮口的火焰,但并不能否定他的能力,从炮弹出膛的声音,他就很准确的判断出了刘浪大概的方位。
 
    三八式步枪的声音和歪把子机枪的声音很快响起,子弹顿时瓢泼般的朝刘浪所在位置洒去,打得刘浪呆的临时石材掩体火星四溅碎屑横飞。
 
    面对如此密度又如此精准的弹雨,是人终究不是神的刘浪也只得把头埋在掩体里不敢露面。
 
    位于队伍后方的掷弹筒小组也顺利的打出了照明弹,将刘浪藏身的位置照的纤毫毕现。
 
    “松日君,你的左边,田中君,你的右边,师团长阁下要活的。。。。。”日军中尉脸上浮出一丝狰狞,命令麾下的两名小队长道。
 
    在他看来,那名躲进石头掩体里负隅顽抗的中国人其实很愚蠢,如果凭他强悍的身手,抛掉那门沉重的迫击炮,他也许都已经遁迹大山深处无影无踪了。但现在,却已经是瓮中之鳖,想跑也跑不了了。
 
    只要等两个步兵小队从两翼绕过去对其进行合围,就算是中国人信奉的神仙,也插翅难飞了。
 
    虽然那个人工痕迹很浓的石头掩体有些古怪。
 
    随着一声枪响,刚刚打出照明弹的掷弹筒兵一头栽倒在地,刚下达完命令的日军中队长终于知道,那个明显是人工的石头掩体是哪里来的了。
 
    敌人,不止一个。
 
    甚至,不知道有多少。
 
    两个步兵小队刚刚被迫起身,冒着被炮击的危险弓着腰朝两翼开始运动,“噗噗”独特的隶属于mg42的声音响起。
 
    从未享受过射速在这个时代独领风骚“希特勒电锯”高射速的第六师团日军几乎在枪响的瞬间,就被打了个人仰马翻。
 
    那个曾在诺曼底登陆中单挺机枪就击杀超过2000美国大兵的恐怖机枪在日军中同样打出了一片血雨腥风。
 
    短短的三秒钟,陈运发的枪口就喷吐出了近60发子弹,强有力的臂膀将机枪的着弹点控制得如同步枪,队形过于密集的日军在这可怕的三秒钟直接被60发机枪子弹干翻了近十人。
 
    第一时间醒悟过来的日军机枪手,迅速调整枪口朝黑夜中喷吐着弹焰很亮眼的陈运发射击。
 
    只是,不光是可怜的大正十一年机枪不过300发每分的射速在mg42面前只能跪着唱征服,陈运发所构造的机枪掩体如同一个小碉堡,直留下了不过半尺见方的射击孔。
 
    这样对射的结果显而易见,不过十秒钟,两挺执着的歪把子轻机枪火力点就被mg42打成了渣,正副射手双双毙命。
 
    大正十年轻机枪高高的三脚架根本就是让机枪手去送命的。
 
    /book_68801/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第500章 总之一个字“贵”
 
    怨不得一帮中将少将想冲到大山里揪出刘胖子群殴。
 
说说你对此的看法?”
 
    “校长,以我个人观点,刘浪这价格,其实开的还算中肯。”王世和稍稍思考一下,很郑重的道。
 
    听自己的侍从官说法和自己相悖,光头大佬却罕见的没有发怒,眉头微微一拧,示意王世和继续说。
 
    从某种意义上说,光头大佬的政治情商的确很高,他需要的侍从官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也是能给自己建议的人,而并不只是一味的应声虫。做为黄埔一期毕业生的王世和在这方面就做得极为出色,总能给光头大佬属于他自己的建议,他的很多想法,光头大佬就算没有采纳,但也极为欣赏。
 
    “校长您看,刘浪给这款机枪的报价,看着高达7000银洋一挺,可是,我们从德国购买的马克沁重机枪,今年一月的报价也高达3400银洋,虽然价格足足高出了一倍,但这款高射速机枪的性能完全可以既当轻机枪又当重机枪以及高射机枪使用,兼顾了一线阵地火力支援和阵地防御甚至对空防御,这要远比我们既要花费1400银洋购买捷克式轻机枪再花费3400银洋购买马克沁重机枪更划算。”王世和拿出一月份军工部的采购清单耐心的向光头大佬解释。
 
    “嗯,如果要像世和你这么算的话,这种多用途机枪本身刘浪倒并不是很黑,基本上在合理范围内。可是,贵的不是机枪,而是什么专利费,那个格鲁诺夫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和刘浪搅到一起了?”光头大佬点点清单上数字最长的那个条目,脸上的愤然未消。
 
    “格鲁诺夫其人,在清单一出来我们就已经去调查了。此人是德国最出色的年轻一代金属冲压专家,这款高射速机枪正是此人在德军原老款机枪的基础上研制出来的,和原机械切割式制造零部件不同,这款机枪采用了最新的金属冲压机床工艺,据我驻德国领事馆武馆去查询的结果,这个设计机枪的德国博士在长城之战之前就已经在当局申请了专利保护,德国当局对这款机枪同样也很感兴趣,相信他们也会大量采购,根据他们的法律,每生产出一架机枪,就会给设计人一定的专利费,若是像我们这样其他国购买的,专利使用费经过政府允许后可以根据设计者的建议收取。”王世和看着那一大长串数字,也是满脸的无奈。
 
    也怪不得所有人都说刘浪黑了心肠,仅专利费这一项,刘浪替这位德国博士开出的价格是令人头皮发麻的每挺机枪五千银洋的专利费。刘浪说的很好,机枪可以给你图纸让你生产,你只需要付每挺机枪五千银洋专利费即可。只是,那个金属冲压机床别说中国没有,就是领事馆问过第三帝国当局,他们也尚在摸索阶段。换句话说,那生产个毛线,只能由刘浪哪儿购买。购买一挺成品机枪七千银洋,外加专利费,这样一来,一挺机枪的采购价,就高达一万二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