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搞清楚状况本来还准备来劝解几分的祁光远和

尤其是位于长城防线后方的平津两大城市,民众自发的进行捐款,短短两天时间,就合计捐款了近五十万大洋。尤其是华北财团的各商人们,这次算是急先锋,你五千他一万的一副不过日子了的架势。
 
    要说日寇入侵热河准备攻破长城直入平津,最着急的是那部分人群,可就是这帮商人们了。老百姓们还稍微强点儿,反正也是穷,日本人来了只不过更穷点儿而已,但这帮商人们的家底儿可都在华北,这次日本人来得又突然,钱能带着跑路但工厂和设备能带吗?当然带不走。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商人们这次爆发出了极大的“爱国”热情,竭力捐款捐物就是希望前线的国军们能顶住。
 
    民众的热情逼得华北军事委员会会长何上将都不得不亲自出面,亲口应承必将这批财物一文不少的发到参与长城防线抗战的十万将士手中,并且同意了华北商会对罗文裕这个民众目光聚焦最多的关键地进行第二次劳军行动,亦同意了北平最大的报纸“北平老百姓日报”的两位记者深入前线对战斗过程进行报道,满足民众对战事最新进程了解的需求。
 
    华北财团里有位纪大老板,在看到报纸上出现了中央军第二师的番号就陷入了疯狂,他的宝贝姑娘可不是在第二师?
 
    疯狂中的纪老板怒掷五万大洋获得了前往罗文裕前线劳军的机会,心怀侥幸的纪老板在看到那个曾经讹自己两万大洋的白胖子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心即刻碎成了渣渣。
 
    “刘浪,你个王八蛋。”随着一声怒吼。
 
    然后“北平老百姓日报”报社的一男一女准备常驻罗文裕进行前线战地采访的两名记者就看到了疯狂的一幕。平时温文尔雅一派绅士模样的纪老板竟然从卡车驾驶室里跳下,像一头发狂的公牛冲到了那名获得了青天白日勋章传说中的抗日英雄面前咬牙切齿的揪住了他的衣领。
 
    这是?拐骗了他姑娘?两个记者目瞪口呆。恐怕只有这样的“深仇大恨”,才能让一个商人这样大胆的揪着一个国军上校的衣领吧,还是在前线,尤其是这位“抗日英雄”团长还满脸苦笑,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
 
    不得不说,记者这个特殊的职业注定了这帮无冕之王们敢想敢写,脑洞大开的他们竟然在第一时间就预测正确了整个事件的真正缘由。
 
    “当战地爱情遇上亲情,他们如何抉择?”女记者迅速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副绝对吸引人的画面。
 
    “抗日英雄不堪回首的过去”留着中分头一脸汉奸模样的男记者决定用这个猥琐题目开头,这标题估计就是东京的小鬼子都忍不住想瞅瞅是啥内容的吧!
 
    刘浪被自己的准老丈人就这样咬牙切齿的揪着衣领,无可奈何地冲两位记者挥挥手算是打了招呼,又挥了挥手将怒目圆睁准备一脚将这位胆肥的商人大爷踢飞的苟得富赶走。
 
    “哈哈,纪老板,上次找你借的两万大洋晚点儿一定还你,别那么激动。”刘浪苦着脸装模作样的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不找台阶不成啊!要是别人,刘浪可以一脚将之踢飞,但面对情绪激动的这位,刘浪还真不敢,谁让他把人家姑娘连人带钱勾进了独立团不说,还弄到了前线呢!
 
    而且人家纪老板涵养还算是不错的,情绪激动之下也只是骂了他一句揪了下领子,换成是他自个儿,要是碰到这样勾搭自己姑娘的臭小子,早就一枪把他崩了。
 
    两个记者一听,心下一阵哀叹,初入前线第一稿算是泡汤了。他们也算明白了纪老板为何如此激动。两万大洋啊!可是不老少,换着是他们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大债主,不定比纪大老板还激动呢!
 
    一听“纪老板”这个称呼,独立团所属集体开始看天看地看空气。姓纪,还这么激动对团长的,恐怕也只有纪长官的爹了吧!除了他,恐怖的胖子团座还会对谁这么服软?欠账不还?算了吧!胖子团座有能力将所有债主都干掉,又有那个债主敢这么嚣张?
 
    想明白的苟得富一脑门的冷汗,赶紧缩到后面站好,这要是一脚把纪长官的老爹踹飞,那乐子可真是大了。恐怕,就是老姐给团座当了填房都救不了他。
 
    有这样一个随时卖姐姐的弟弟,苟赛玉怪不得也是操碎了心。
 
    没搞清楚状况本来还准备来劝解几分的祁光远和董升堂两人互相一对望,也暂且停住脚步,这里面貌似还有别的事儿啊!
 
    “谁要你还两万大洋,哼。。。。。。。”纪老板一边气哼哼地反驳,一边左右观看,不过最终还是没说出你还我姑娘的话来。
 
    这话一说,他纪老板的脸面不仅没了,纪雁雪也没法见人了,怒火中烧的纪老板这点儿还是清醒的。
 
    “纪老板,给点儿面子,这么多人,还有两个记者在这儿呢?您要是再不放,明天的头版头条可就是你我两人占了。”刘浪用只有两个能听到的声音低语道。
 
    “哼,等会儿再找你算账。”纪老板自然还是知道轻重,怒哼一声,终于还是放开了刘浪。
 
    等会儿,等会儿你再找得到我,我跟你姓。刘浪决定应付完这一遭就跑主阵地第一线去,纪老板给再多钱,也去不了那地方吧!
 
    一看形势得到缓和,祁光远和董升堂也纷纷过来打招呼。虽然此时商人的地位并不算很高,搁平时两个上校完全可以没必要如此客气,但人家这次不光带来了军政部奖励的足额三十万大洋,还
    所有人都舒了口气,尤其是两个记者。劳军的领队跟前线的指挥官起了冲突,那不是个国际笑话吗?而且还是因为历史的欠账,你让爱国热情高涨的老百姓们怎么看?
 
    “爹?你怎么来了?”穿着一身军装明眸皓齿英姿飒爽正匆忙走过的纪雁雪惊诧地喊了一声。
 
    刘浪脚步一凝。
 
    这特娘的,这下算是爽了。让那二位老奸巨猾的老哥看笑话了。
 
    一男一女两个记者也是一呆。
 
    果然是历史欠账,就是账欠的有点儿大,竟然是纪氏的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