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数百米山道上跑动着躲避2万余只杀人蜂攻击的

 凌洪并不知道,在为他静静收敛两名特种兵遗体那一刻,所有在场的独立团官兵们眼神里不再只是对整个独立团最精锐战士的仰望,更多的,是尊敬和悲伤。
 
    他们,再也不仅仅只是独立团的兵王,更是战友和兄弟。
 
    “这儿有个活的,身上还是热的。”一名士兵疯狂的高呼起来。
 
    程远山和凌洪狂奔过去,看着还算熟悉的面容,忽视了士兵身上还插的一把连着长枪的三八式刺刀,程远山怀着无比期盼的心情,将手伸向士兵的鼻端。
 
    良久,在众人的期盼眼神中,程远山木然的摇摇头,两颗豆大的泪珠滚滚而下。
 
    “不可能,不可能的,他身上还是热的,还是热的啊!连长,我摸过的,我真的摸过的。”士兵痛苦的喊着,向所有人伸出他的手,仿佛用这个来示意他是真的没骗人。
 
    已经举起的昏黄火把火光中,满手的鲜血证明着他感应到的温度从何而来。
 
    那杆尚带着长枪的三八式刺刀长达30公分的刀刃已经尽没入士兵的胸膛,透体而出的刀刃甚至狠狠地插到了地上,而那名脸庞还有些稚嫩的士兵脸上,没有痛苦,却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他身旁倒伏着的两名日军的尸体证明了他的笑从何来,他不仅够本了,还赚了一个。
 
    “长官,怎么没活的?怎么还没活的啊!能找到一个也行啊!”程远山再也忍不住,已经年过三十的陕西汉子,就这样蹲在走过来的刘浪身前嚎啕大哭。
 
    像个孩子。
 
    刘浪目光晶莹,却毫不犹豫地手起掌落,一记手刀砍在程远山脖子上。悲伤中的程远山毫无反应的晕了过去。
 
    极度的疲惫和过度的悲伤对他的身体损害极大,他现在需要深度睡眠,刘浪采取了最简单有效的做法。
 
    “把程连长和凌队长他们都扶回阵地,向前,给你500人,所有人给我找齐程远山部的士兵,加上他们活着的这些,300人,不管生和死,一个都不能给我少。”刘浪对跟在自己身边的向前命令道。
 
    接着又转脸看向已经带着大队士兵狂奔而来的刘大柱和唐永明:“唐团副,刘大柱,派两个连在三里外布防,剩下的所有人打扫战场,在找寻完我军士兵遗骸之后,所有日军的炮,不管是山炮和还是榴弹炮,统统给我炸了,炮弹可以带回。”抬头看看天空,“我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
 
    硬着心肠离开的刘浪终究还是接到了程远山部的损失战报。
 
    除了最终活下来并被强行架走的连同程远山在内的十七人,搜索完近4里地战场的向前又找回了十六个还活着的士兵,但全都是重伤,离死亡也就是差一口气。
 
    白刃战,比热兵器之战还要残酷,锋利的刀锋之下,几乎没有活着的。能剩下一口气的,大部分都是枪伤,在黑暗白刃战下幸存的只有四个。
 
    其中就包括凌洪苦苦寻觅的肖风华。
 
    身中六刀,全身血液几乎流光,尤其是胸口还中了致命一刀的肖风华竟然还能存活到战后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天生偏右的心脏让肖风华躲过了致命的一刀,同时,也躲过了日军探查的心思。
 
    而且,远超出常人的忍耐力也终于让他等到了救援。因为气息极弱,搜寻到他的战士甚至都没敢抬着他狂奔,硬是在撒上止血粉后缓慢行走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将他抬回到了主阵地。
 
    不过最终救他命的还是刘浪。
 
    刘浪第一次特别感谢身上这坨肥肉,胖子远超旁人的血量以及万能O型血型,让刘浪救回了包括肖风华在内三名失血过多士兵的生命。
 
    损耗达2000血量的刘胖子竟然只是眩晕的靠着墙壁休息了一会儿就去主持召开关于三个团生死攸关的军事会议去了。
 
    可怕的牛魔王,第一次见识自己给自己放血给别人输血技能的士兵们看刘浪的眼神简直不能以敬仰来形容了。
 
 第380章 屋漏偏遇连阴雨
 
    是的,在地窝蜂开始肆虐整个山道,所有已经摆好防守态势端好自己的步枪架好机枪的日伪军乱糟糟四处躲避时,
 
    在长野大尉聪明的躲进马车车厢以避杀人蜂疯狂的尾针时,陈运发果断的发出了攻击的信号。
 
    民夫和土匪们毫不迟疑的操起枪朝山下射出了自己在战场上的第一发子弹。
 
    至于说瞄准,呵呵,对于很多第一次打枪的人来说,瞄准有用吗?
 
    陈运发根本就没打算让他们瞄准,他对菜鸟们的要求很简单,只需要他们将枪口对准山下,扣动扳机,莫把对面山上的自己人给干掉即可。
 
    足足400多杆枪,参差不齐的射出属于自己的第一发子弹,那也是400多发子弹,就算撞大运,百分之一的几率也是有的吧!
 
    更何况,在数百米山道上跑动着躲避2万余只杀人蜂攻击的日寇和伪军们真的是太密集了,密集得让400多菜鸟获得了“丰厚”的战果。
 
    足足十几人在第一阵枪响过后应声而倒。
 
    枪法之烂,让刚一枪撂倒一个日军少尉的莫小猫都想痛苦的闭上双眼,400多人偷袭啊!不仅是居高临下而且人家还跟个靶子一样站着,就这样,才射倒了十几个,这上千人是要杀到晚上的节奏。
 
    其实,这种撞大运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莫小猫知道在刘团座曾经经历的那个时空四年后开始的宏伟的抗日战争中,整整八年,两三百万国军射出了182亿颗机步枪子弹,才杀伤了49万余日寇,约合3700颗子弹杀伤一名敌军。
 
    跟那比起来,这几百菜鸟完全是“神枪手”级别,杀伤率竟然达到了40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当然,在真正的野战中,可没如此好的机会,这样的情形对于这些初涉战场的菜鸟们来说,几乎不可能有机会再遇上了。
 
    当然,给日军和伪军造成巨大伤亡的,肯定不是那帮靠着运气打人的菜鸟们。
 
    陈运发的“希特勒电锯”噗噗的恐怖声音两百米外的日军听不到,但那用机枪打出步枪精准射击的火红弹药组成的长鞭扫中人群的时候,那情形。。。。。。
 
    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被杀人蜂追逐的四处奔逃的士兵们就像是一根根被伐倒的木头,毫无抵抗之力的扫倒在地。